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

|

砂专栏/交流站

|
发布: 6:35am 08/12/2023

詹雪梅:我们的名字

詹雪梅

岁末,感触特别容易让恣意泛滥。

ADVERTISEMENT

诗巫星洲采访部在今年11月于美里颁发的第35届肯雅兰新闻奖中,拿下3座金奖、3座银奖、2座铜奖,是中文组中得奖最多的团队。砂星洲在此届新闻奖中获得的6金6银4铜,正好一半是来自诗巫采访部的作品。

诗巫得奖的同事,把这份荣誉给了星洲,把喜悦给了整个诗巫编采部。诗巫团队大开旗鼓地从美里把座杯带回诗巫,闪亮亮的奖杯一字排开,闪亮亮的同事同声宣布,不独吞奖金,大家一起把荣誉和喜悦吃了!

就在刚过去周三晚上,同事们各拿出部份奖金,给自己,给大家办了场慰劳宴,犒赏自己过去一年来的努力与辛苦,肯定自己过去一年来的欢乐与收获。虽然诗巫编采部全员能一起吃一顿团圆饭已经很难得了,但同事不满足于只是普普通通吃顿晚餐。

于是有人悄悄准备了见面礼,凭着“一人一苹果,医生远离我”的信念,将一颗颗红苹果用透纸包起,系上精美的圣诞节彩带,为每人带去了一件高级礼品。有人早在聚餐前悄悄买了饮料和干粮,一人一份摆在同事的桌上。在分秒必争,赶稿如投胎,上个厕所都是浪费时间的亡命时刻,这些是我们接近丧亡,等待起死回生的急救品。还有人特别挑选了美丽可口的蛋糕给聚会添加餐后甜品,即满足了女同事的第二个胃,也满全了仪式感。

然而,若只是这些,仍嫌不足。同事还贡献出部份奖金,搞了个人人有奖的小小幸运抽奖。几天前,采访部主任林柳菁和采购能手,在下班后到超市疯狂挑选各类冲泡饮料,美禄、好立克、麦片、利宾纳、蛇舌草……一件件装进红彤彤的圣诞节礼袋,每一个礼袋外写上幸福、快乐、健康、幸运、美满、如意…..写着同样祝福语的字条对折起来,装进一个透明塑料罐里,当大伙儿吃饱,手有缚鸡之力时,罐子里的字条一股脑儿全撤在桌上,任君自取。

确定已人手一纸后,柳菁像是在街叫卖的大嗓门小贩,“来!谁是幸福?来拿走幸福!”,“我!是我!我是幸福!”,“快乐!谁是谁快?”……那晚我是幸运、他是高兴、她是欢乐、他是安康……在那短短的几分钟里,居然期待着自己的新名字被唤起。

诗巫采访部的记者同事们用这种方法鼓励和祝福彼此。我们需要互相取暖,也只能这样互相取暖。

网络普及,电子媒体大行其道,自媒体如雨后春笋,新闻工作这条路崎岖难行,传统纸媒已被认为是即将消失的夕阳行业。国外许多传统媒体陆续宣布停刊,似乎已是个势不可挡的大浪潮。在媒体业进入寒冬期,凛冽的寒风不断呼啸而来的现在和将来,我们还能在这条路上并肩前行多少年?我们不知道。能互相取暖多少?我们也不知道。此时此刻,还能一起取暖,已是莫大的幸福了。

无论是还走在新闻工作道路上的战友们,还是已经转换跑道的前辈或朋友们,我们都有过一个共同的名字──记者。这个名字,赋予了我们面对高压的能力、赋予我们在短时间内快速总结,及摘取事件重点的能力、赋予我们临场应变的能力、赋予我们与人交际与应对的能力、赋予我们敏锐的思辨能力……

也许有一天,大家都觉得不再需要记者了;也许有一天,没有人再愿意当记者了,但是这个名字不会在我们生命中消失。记者生活中的种种历练,已给我们烙下印记。

(星洲日报。砂拉越。情怀大地。作者:詹雪梅)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