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

|

砂专栏/交流站

|
发布: 7:18am 05/12/2023

柯昌兰:岁月,请还给我当年的爸妈

柯昌兰

每次回乡,都觉得家乡已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而我已是它的过客。

ADVERTISEMENT

小时候觉得神秘又高耸,总带着敬畏眼神窥视的硕莪烟窗,其实很一般。我问表妹:是我长高了?还是烟窗变矮了?

当年的杂货铺已摇身变为大型超市,玻璃瓶里的花饼干,似已绝迹。记忆里还存留着小时候害羞的自己,为了索取免费日历,硬着头皮到杂货铺买一瓶酱油的模样。

每一次回乡,都觉得父母日愈垂老。当年那个驾着车过街穿巷,带我去吃冰的母亲,如今走路已需要搀扶。岁月像一把利刀,无情地在父母的脸上刻下一道道沧桑。

趁回乡,带足不出户的母亲去看医生、去银行办事,带她去美发院理发、染发。妈妈向来信任的诊所医生,对老人十分有礼,哄老人打针像哄小孩一般,难怪母亲说什么都要挂这个医生的号。

带母亲去2间银行办事,银行职员态度和服务都很好。美发院的老板娘亲自为母亲打理头发,美发后的母亲像变了一个人,焕发着光彩。对着镜子,母亲腼腆地说:这么老了还染什么发?

我说,打扮自己是为了让自己开心,换个发型有如换个心情。

唯一让我觉得不方便的是,许多商店的高度与街道差距很大(有些半尺,有些1尺),且大都没有另设台阶,这对腿脚不方便的老人而言,十分不友好。

由于回乡时间短,份外珍惜相聚时光,只有在父母午睡时才外出,到超市为父母采办日常用品,再到一家有怀旧情调的咖啡屋坐坐,喝一杯美式冰咖啡。我喜欢这家位于潮洲公会楼上的咖啡屋,坐在阳台上,可遥望沐胶河和河岸上的硕莪烟窗。

过去父母尚健壮时,每次回乡,都会和父亲到他常去的咖啡店喝咖啡,晚上和母亲到河边那间水上餐厅吃鱼生或烤鱼。如今,与父母吃过晚饭闲聊两句,俩老各自服了药后便回房休息。不到8时30分,我也熄灯休息,以便翌日清晨能在父亲5点起身时,为他煮水冲咖啡。

多希望一觉醒来能回到小时候,父母还是年轻的模样,自己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孩子。小时候,厨房里老旧收音机从早到晚,播放着母亲爱听的老歌,母亲在砧板上一下一下剁肉的音律,就是家的温暖和安全感。

一夕间,人全老了。偌大的厨房空荡荡,父母房里飘着一股药味。

“一个人能体会到父母孤独的时候,可能他已经老了。一个人想起要对父母感恩的时候,可能父母已经不在世上了。父母在世时的一句问候、一句暖心的话、一小时的陪伴……”。读到扎心的这段话时,泪自脸庞无声滑落。

“当我们的父母头发白了、眼睛花了、耳朵聋了,他们就需要我们来照顾他们、呵护他们,他们现在的样子,就是我们老了时的样子。当我们的父母走不动了,变得健忘了,甚至找不到回家的路了,你要拉紧他们的手,也许他们有一天真的消失了,给我们留下永远的的痛。”

我们现有的岁月静好,诗和远方,不都是踩着他们的肩膀做到的吗?

趁父母还健在,一定要及时行孝。行孝这件事,不能等。对父母而言,来日真的不方长。

岁月夺走了父母的健康,它还不回爸妈当年的样子。

(星洲日报。砂拉越。情怀大地。作者:柯昌兰)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