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砂拉越中砂
10:16am 09/05/2022
一条很不容易走的道路. 幼儿早疗需付出耐心爱心
朱婉菁
希延幼儿早疗中心的念想始自林燕玲和克丽丝迪娜,对早疗这一块的缺失,而苦了许多幼儿。

(民都鲁8日讯)幼儿的纯真善良、可爱无邪,总会让人们紧绷的脸上,不由自主的产生笑意与宽心,但在幼儿教育的领域里,却偏偏有那么一群孩子,被有意无意的忽略,甚至硬将他们挤入正常幼儿群中,加深他们内心的恐惧与对外的排斥感。

这群不在正常发育线上的幼儿,包括到了爬行阶段仍不会爬、不愿意与人有眼神交流、体重过轻/过重、到了牙牙学语的阶段仍无法发音或说话、有读写障碍、手眼不协调等。其他比较严重的有自闭症,或其他隐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有些父母抗拒面对问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荣恩堂幼儿园园长林燕玲指出,这些孩子通常都被父母或照顾者以“长大点就会了”、“慢点就会适应了”、“再等等看,孩子还太小”等说词而耽误,或错失黄金治疗的机会。当中,很多是因为父母或照顾者因为具备这方面知识。

在大马社会,这类孩子常被归纳为残疾儿或被叫OKU,这种说词常刺痛为人父母的心。有些父母甚至下意识抗拒自己的孩子有问题,而不愿面对。

其实,没有在正常发育线上的孩子,并不能全被统称残疾儿,例如有读写障碍的孩子,也要看情况轻重,如果获得适时引导或早疗,情况较轻者就能被改善,或被治愈也说不定。然而,早疗这个字眼,不仅大马的社会很陌生,对民都鲁的群众也一样。

ADVERTISEMENT

早疗指的是什么意思?顾名思义,就是提早治疗。零至6岁是幼儿的黄金时期,任何问题一旦提早治疗,为幼儿量身订做属于其个人的学习计划,来帮助提升的话,他就越能与将来的社会接轨。

筹款辛苦幸遇伯乐

民都鲁幼教倡导协会(AECE)于2016年11月成立后,便派教师到诗巫爱之家进行长达一年的培训,以了解整套完整的早疗过程。

2021年11月2日,希延幼儿早疗中心(Legacy of Hope Early Intervention Centre,简称LOH)正式成立,由于是非营利机构,所有资金来源需仰赖社会大德、善心人士的支持才能运转。

也是AECE成员之一的林燕玲说,要成立早疗中心,就需要老师,要培训,早疗中心的运作也需要钱,但筹募资金过程是辛苦的,所幸每次的困难都能遇到伯乐出手相助。
辅助与小学课程接轨

林燕玲说,有些父母不愿承认自己的孩子是特殊儿。为了避免孩子在外的举止失态为家人造成困扰,常会把孩子“关”在家里。除了家人,为保护孩子受伤,也不会让孩子与陌生人接触。

ADVERTISEMENT

对许多幼儿园而言,一班需要有两位到三位教师,如果班上有特殊儿,无论是对教师或是其他幼儿都会造成困扰与不便,对特殊儿的学习也没有帮助。
“有了早疗中心,这些孩子就可以被送过来接受早疗教育,辅助孩子与小学课程的接轨、或未来与社会的融合。”

希延早疗中心属于非营利机构,成立至今,依靠社会上的每一份大爱来支撑所有开销和支出。

早疗计划一对一教育

早疗中心有个叫早疗计划(EIP, Early Intervention Program)。EIP是什么?目前,早疗中心是免费为幼儿做这项评估,评估过后就会针对幼儿制定一个完全属于个人的早疗教育。早期的早疗计划一般上是一对一的教育。

AECE希望社会各个单位、机构、企业能对早疗中心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因为这是个需要社会资助才能营运的中心。
这种痛只有父母才能感受

AECE主席林翠心说:“这是一条很不容易走的道路,我们不可能只做一下子就关闭。这是一个长期性的服务,需要一定的资金、一定数量的教师,愿意付出耐心、爱心来帮助这群孩子。”

AECE成员之一的克丽丝迪娜本身经营幼儿园也近10年,拥有一名特殊孩子,因此她更能对这些孩子的家庭感同身受,尤其是把孩子送入一般幼儿园却被拒绝时,那种痛只有走过的父母才能感受。

ADVERTISEMENT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