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砂专栏
6:14am 28/01/2022
柯昌兰:海是什么颜色
柯昌兰

将近3年没回乡, 临行前告诉朋友:我明天回乡!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告诉我海是什么颜色”,朋友在信息里写道。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开了将近7个小时的车,当车子驶近黄色的沐胶桥,耳际响起了《Take Me Home,Country road》这首老歌,在抑扬顿挫的歌声中抵达家门,迎我归来的母亲,站在余晖中,笑成一朵灿烂的夕阳。

沐胶面朝河背靠海,我的记忆停留在临河的鱼巴刹和旧市容。木板店老木窗上嵌着雕花玻璃,碎花窗帘裁出一截薄薄的光影,五脚基酣睡的花猫,杂货铺玻璃瓶里的花饼干,理发店里刮胡的泡沫,是我儿时的记忆。

当年的莽莽原始森林和捉螃蟹的甘榜槟榔,今已成新兴市镇,大型百货公司和快餐连锁店进驻,一派兴盛。唯,新市镇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它。

ADVERTISEMENT

每次回乡,也都发现海已非当年的海,海水不再清澈,沙滩上堆满了像尸首的浮木,那长长的海岸线,一波一波的海浪像赭黑的血水。

漫步沙滩,踩着遍地的垃圾,想念着童年的大海。那时,海水清澈,沙滩洁白,天空像绢印版画上最均匀最纯净的底色,没有一丝杂质。

当它从渔村崛起为省城,镇上大兴土木,镇容涂脂抹粉,一派兴盛的模样。然而,海洋成了它杂乱无章的后院,堆满垃圾,海水也不再清澈。

老家就在海边附近,唯高楼大厦阻隔了海浪的声音,燕屋林立,只闻鸟语,花已不香。

支颐独坐窗前,心里涌起淡淡的寂寥,窗外那些低矮连绵的楼宇背后,没有田野,也没有发亮的海。

一个地方发展起来,就必须把大自然景致都典当吗?走在高楼矗立的市街中,愁乡对我忘情呼喊,我回过头,却已是似曾相识的陌生。

ADVERTISEMENT

年少时的那片绿林,已非最初的绿林,海也不是当年的海。回乡数日,拼贴回忆,总是缺少儿时充满稚拙的欢乐与惊喜的那一块。

日影稀薄的午后,我在家乡新开的一家Cafe阳台喝咖啡,古老的硕莪烟囱依然屹立在沐胶河畔上,但它已不复我孩童时代眼里的高耸和神秘。

在灏灏悠悠的时光之流里,当我举头,定睛凝视,乡愁,原来是儿时眼睛看过的景物,每一件记忆都有各自诠释。悲伤、快乐、孤单、甜美,都嵌在记忆深处,风景皆已斑驳、泛黄,人面桃花依旧。

当我驱车返回来时路,却惊喜发现,海躲在矮树林里相送,阳光映照下莹莹发亮的海,在一片矮树林后随我的车前进,忽明忽灭,可是很快便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我梦里的海,是蓝色的。

(星洲日报.砂拉越.情怀大地.作者:柯昌兰)

ADVERTISEMENT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