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14/09/2021
王银莺:我的国也曾可爱
作者:王银莺

阿富汗曾经很可爱,我的国马来西亚,也是如此。

在宗教元素还没主宰阿富汗的命运以前,它是很可爱的。满街是张狂的青春和飞扬的笑容,男孩的喇叭裤,女孩的迷你裙,社会富庶人民安居乐业,风吹过都仿佛闻得到水梨般的清甜味道。比起如今战火带来的满目疮痍、死亡气息和四处流窜逃生的人们,怎不教人对过往那段纯净与美好的岁月,缅怀再三?

比起炼狱般的阿富汗,我的国马来西亚,人间乐土是也。只是,这片乐土究竟何时会走向分崩离析,谁都不好说。

半个世纪以前我的国,种族宗教主义还没兴起,那时候的她也同阿富汗一样可爱。满街的短裙紧身衣喇叭裤爆炸头,咖啡店里三大民族围在一起,你吃你的我喝我的,大家互不干预又亲密无间。正如我国鬼才创作歌手黄明志在他谱写的歌曲“阿里阿狗和木都”(Ali Ah Kau dan Mutu)里所描述的那样,selama-lamanya,satu hati satu jiwa。

只是,后来在极端政客的操弄之下,种族和宗教主义开始抬头,致使情同手足的人产生嫌隙与隔阂,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可爱,变得岌岌可危、摇摇欲坠。

原本的模范之邦砂拉越,在“西风东渐”下,多少也受到潜移默化。华人开的咖啡店,有些种族不再光顾,人们开始对狗狗是否能进入商场、坐在购物车上或桌椅上有所在乎,并且热烈表达意见。一切都在悄悄起变化,只是它来得并不那么急风骤雨,也就没有触动太多人的神经线。

多想回到从前那个纯净与美好的岁月啊,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如果我的国能摆脱种族与宗教这两大束缚,我相信,她会发出更大的亮光,也会比从前更可爱。

再过两天就是916了,我的国真正意义上的“国庆”日,比之831更加有纪念价值。希望那一天你能登上优管,点击播放黄明志的“阿里阿狗和木都”, 回顾过去的可爱,感受激情的当下,期许心之所向的未来。

(星洲日报.砂拉越.情怀大地.作者:王银莺)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