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躁郁症

​问:我想请教思觉失调症(旧称精神分裂症)用药,阿立哌唑(aripiprazole)有什么副作用? 答:阿立哌唑(aripiprazole)属于非典型抗精神病药物,也属于新一代抗精神病药物。与其它非典型抗精神病药物一样,阿立哌唑通过影响大脑的化学物质水平,比如多巴胺来减轻精神症状。此药物可用于多种状况包括成人和青少年思觉失调症、双极性情感障碍(躁郁症)的急性与维持治疗。阿立哌唑需通过医生的评估后才可通过处方取得,其剂量会因为病情和患者的情况有所调整。 阿立哌唑通常每天服用一次,药剂师建议每天在相同的时间服用药物,无论是饭后或空腹都可以。重要的是,即使患者觉得感觉好转也不要在未咨询医生的情况下改变或停止药物的每日剂量。每种药物在身体都有不同的反应或副作用,尤其在服药前期可能会有嗜睡、头晕、焦虑、失眠、便秘或恶心等。因此医生通常会开出较低的分量然后逐步提升药物剂量直达最佳药效。嗜睡可能会影响日常生活,可以和药剂师或医生沟通,一起讨论服药的最佳时间。如果服用药物时会头晕,除了检查血压也要避免忽然站立,尤其是早上起床的时候以免跌倒。 在临床试验里,服用阿立哌唑的患者也许会面临血糖持续过高症状,原因还不完全确定,其中有些服用者可能出现食欲和体重增加的副作用。因此,服用药物前和服药期间,医生通常会安排患者定期检查血糖指数。与医生密切合作,及时向医生报告任何副作用或不适可以更好支援患者的康复时期。 健康的饮食和生活方式管理绝对有效协助患者减轻副作用的影响,同时改善身心健康。记住,治疗是个长期的过程,定时服药和有效与医生沟通是过程中重要的一环。你的医生选择了这药物,一定是相信它可以对你的情况产生正面的影响,你绝对不是一个人渡过这个过程。 更多【问药】文章: 林恩妮/原本经期已过,但突然又少量出血,是因为吃了野葛根营养辅助品吗?  林恩妮/很容易累,是否和低血压有关?低血压有药吃吗?标榜降血压的食物可以吃吗? 林恩妮/因产后痔疮出血和疼痛问题,有外用软膏,请问哺乳期间可以使用吗? 林恩妮/焦虑症患者白天一直打瞌睡,要小睡3次,手脚冰冷。是药物的副作用吗?要如何改善?  药物应该怎么吃才有效?读者所有问题,可电邮到:[email protected]
2月前
3月前
  (诗巫17日讯)自媒体人刘忠万(Chris Lau)曾受躁郁症困扰,庆幸获贵人提醒,劝服他求医,在长期接受药物治疗下,现在病情稳定。 刘忠万(31岁)是传播媒体系出身,去年年中开始经营“草莓烟客”频道,专门评论政治时事课题,曾经访问过麻坡国会议员赛沙迪、武吉阿瑟区州议员钱进一及数字通讯部副部长张念群等。 得知患上躁郁症,刘忠万选择接受事实,为了自己、亲人,甚至是同样患上躁郁症的患者,决定和病魔对抗到底。 “我要打败它,要告诉大家这不是绝症。我想帮助自己和更多人,让更多躁郁症患者振作起来。” 中学时期已出现症状 躁郁症也称为“双相情感障碍症”。躁郁症患者的自杀风险比普通人群高许多,多数患者都皆曾有过寻死的念头和行为,属于非常危险和不可忽视的一种疾病,在青春期即十多廿余岁青少年时期,发病机率较高。 刘忠万回想过去,明白自己很早就出现躁郁症症状。他于十六七岁时就出现情绪问题。那时他时而情绪高涨,时而低落,做事情会一时兴致勃勃,过一阵子就懒散不想做了。到廿余岁上大学时情况加剧,有时因为很小的事和朋友吵架,也曾和伴侣起口角,甚至有闹上警局的经历。 他说,躁郁症患者不能受到刺激,否则会情绪爆发失控。之前伴侣发现他的情绪出现问题提出分手,让他大受刺激,做出种种让人无法接受的事,如骚扰。那时他并不知道这是躁郁症症状。 听朋友劝看精神专科 刘忠万透露,他两年前去看精神专科。原因是2021年约8月或9月时,他跟好朋友诉说自己的不愉快,且萌生轻生念头,有一次因为小事发脾气开快车发生意外。朋友劝他去看精神专科医生,求诊后证实患有躁郁症。他当时没有逃避,接受事实,听取医生的劝告接受治疗。 除听从医嘱准时服药,他也改变生活方式,每周5天上健身房运动,或打泰拳舒解压力。一年多过后,病情好转稳定,至今没有再发作。 定时服药 可 稳定病情 刘忠万提醒,若怀疑自己患有躁郁症要提早求医,早发现就可早治疗,也可尽快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 “不过,现在很多人对精神疾病,如抑郁症、躁郁症已有所醒觉。但我认为需要让更多人知道这些精神疾病,其实精神疾病就像伤风感冒,需要看医生吃药治疗。” 刘忠万指出,躁郁症治疗过程虽艰难且漫长,但并非无药可救,要积极求医、接受治疗,遵照医嘱服药可减轻病情。 他说,药物治疗不会马上见效,如果中途停止服药,可能会导致病发,所有躁郁症患者面对的最大、最难的问题就是长期服药,不能间断。他服药两年多,不曾出现副作用,同时也定期复诊,也没发现有因为药物导致的严重问题。 躁郁症与遗传有关 根据医学研究发现,躁郁症与遗传有关。刘忠万透露,他的一名男亲人也患有精神疾病,五十多岁时离世。小时候,甘榜的人觉得该男亲人举止怪异,询问该男亲人的母亲,她也说不出原因。 他说,到自己长大懂事,知道自己患有躁郁症后,他才发现这名男亲人的一些情绪、举止跟自己雷同。 他说,躁郁症的症状是情绪高涨时会特别开心、兴奋,甚至有时会出现暴躁;情绪低落时会很懒散,一整天趴在床上不肯起身,甚至好几天都不想外出。有时情绪会失控,当失控到爆发时,可能会发生不愉快的事,甚至发生悲剧。 需要家人支持关怀陪伴 刘忠万说,家里有人患上精神疾病,最重要是得到亲人的支持、关怀和陪伴。精神病人不能受到太大的刺激和压力,亲人应给他们多一点空间、自由,让他们好好地接受治疗和找回健康。 两年多前得知患躁郁症后,他就告诉在乡下做生意的父母。父母很关心他,也体谅他需要接受治疗,没有太多干涉他的工作和生活。但他不忍父母辛苦,每天都会开车来回乡区4小时路程协助父母工作及送货。 “傍晚回到诗巫,我就会上健身房运动,到拳馆练习泰拳。晚上回到家吃晚餐洗澡后,就投入频道的录制工作。” 刘忠万说,以前身体很瘦弱,当得知自己患病并接受治疗,长期做运动,保持开朗的心情后,现在身体强壮,也健康许多。  
3月前
(新加坡8日讯)遭吊牌的新加坡律师拉维执业期间,9次公开在庭上对两名法官无礼,包括反复打断法官说话和指责法官不公正等,被当地高庭裁定,须坐牢3周。 《联合早报》报导,新加坡高庭法官符晓平认为,身为资深律师的拉维,屡次做出藐视法庭的行为,他明知自己有躁郁症,却没有管理好自己的病情,如没有定时吃药。 法官也指出,拉维过去多次因专业行为失当而被判缴付罚金,但他没有从这些经验中吸取教训,对自己的行为也毫无悔意,因此他认为这次有必要判拉维坐牢。 符晓平早前已裁定,拉维在代表前新加坡巴士司机蔡广明和另外12人起诉新捷运的官司,与另一起刑事案件中藐视法庭。 法官今日针对他应接受的处分发表判决,拉维则表示他会即日起入狱服刑。 新加坡总检察署去年入禀高庭,指拉维于2021年11月,9次在庭上对新加坡国家法院法官谢源发与高庭法官林茵倩无礼和发表羞辱法官的言论等。 在前新加坡巴士司机起诉新捷运案在高庭开审的第一天,拉维突然发飙,指责林茵倩存有偏见,一度要求撤换法官,并3次指辩方高级律师文达星是“小丑”等。 同一个月,拉维代表被告马革丹,对他所面对的涉嫌伪造入境文件控状进行抗辩。拉维当时在庭上没有依据地批评谢源发不公正,甚至羞辱谢源发,说他“可被政府换掉”。 今年3月,拉维因一起走私毒品案而对新加坡总检察署与主控官做出不实指控,被令吊牌长达5年。
4月前
6月前
7月前
1年前
(新加坡6日讯)餐饮集团前总裁在电梯里打少年,原本被判接受1年强制治疗,狮城高庭法官昨日裁定控方上诉得直,改判前总裁监禁2个星期和罚款3500元(新币,下同)。 《联合早报》报道,高庭法官洪承利发表口头裁决时指出,尽管强制治疗的评估报告显示被告的躁郁症与犯案有关,也提及酒精可能导致他的情绪更加冲动,但报告没有指出他的罪行在多大程度上可归咎躁郁症,而不是醉酒状态。 法官认为,被告案发时喝了不少烈酒,加上蓄意伤害当时年仅13岁的少年,对少年造成心理创伤,这些都是加重刑罚的因素,惩戒是主要的判刑考量。 法国籍被告柯武韩(Vu Han Jean-Luc Kha,44岁)被控一项蓄意伤人和一项抵触防止骚扰法令的控状,指他于2019年11月22日晚上8时15分左右,在百灵商业中心商场电梯内,出言侮辱少年,并推撞和掌掴对方。 他在2021年10月认罪,新加坡国家法院法官今年3月接受精神科医生的评估,同意被告是在受躁郁症影响的情况下犯案,经过治疗后情况已好转,因此判他接受一年强制治疗。 控方针对刑罚提出上诉,并指出被告称案发时受精神疾病影响,但他却拖到案发一年后,才去看专科医生和接受治疗,显然是意图逃避监刑,要求高庭法官判他罚款和监禁至少8个星期。 代表律师则认为,新加坡国家法院法官判处被告强制治疗的裁决无误,应维持原判。 洪承利法官说,被告案发时喝了超过3至4瓶威士忌,并在狭小的电梯内掌掴少年,导致无处挣脱的少年事后不敢搭电梯,尤其是有成年男子在场,甚至出现失眠和无法专注课业的情况。 法官认为,任何涉及年轻受害者的罪行,以及在酒精影响下的犯罪行为,都必须受到严厉的处分,但控方要求的8个星期刑期过长,2个星期监禁较为合适。 法官也强调,精神病是判刑考量因素之一,但须视个别情况而定,包括病情的性质和严重程度。 被告闻判后神情淡然,他通过律师要求延迟服刑获得批准,展期至本月20日开始服刑。(人名译音)
1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