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东马

3天前
(居銮21日讯)大马黄梨工业局(LPNM)主席谢奥玛表示,该局今年的4个目标包括黄梨种植地总面积增加3000公顷、黄梨总产量达70万吨、提高黄梨树价格至每棵50令吉、黄梨出口量增加200个集装箱。 谢奥玛昨日出席大马黄梨工业局所举办的新年授权仪式及卓越服务颁奖典礼后,发文告作出上述表示。 他说,目前国内黄梨种植地面积为1万7000公顷,需再增加3000公顷的黄梨种植地,以达到该局的目标,黄梨种植地总面积达2万公顷。 把黄梨种植地扩至东马 “此次扩张的重点之一是把黄梨种植地扩展至东马,即沙巴和砂拉越,从农业方面来看,这些地区仍然具有很大的潜力。” 他指出,截至2022年,黄梨产量达58万3543吨230公斤。 为了让菠萝产量增加至目标70万吨,谢奥玛强调,将采用最新技术和自动化来进行高密度的黄梨种植。 文告指出,目前黄梨树的市场价值平均是20至30令吉,为了把黄梨树市场价值增加至每棵50令吉,该局将深入探讨“一次播种,三次收成”的项目。 他提到,目前我国出口黄梨至中国、韩国、日本、德国及中东等国家,其出口量为800个集装箱。 “为了达到1000个集装箱的目标,在今年年底前,黄梨出口量得再增加200个集装箱。” 值得一提的是,该局产品研发及生物技术研究部门在会上推出《黄梨下游产品手册》。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隶属国盟旗下的东马纳闽区国会议员苏海利日前突然转态支持首相安华,并抛出一句“纳闽人民投选的是我,而不是国盟”,力挺自己不需要辞职,也表示他支持首相纯粹是因为需要拨款帮助纳闽人民。 这让我想起另外一位说过同样的话,和做过同样的事不止一次的东马如楼区国会议员孙伟瑄。他早在2001年就中选为砂拉越柏拉固区州议员,期间从砂拉越达雅党游走到砂人民党和砂工人党。 2018年,孙伟瑄担任如楼区国会议员后就加入人民公正党,2020年转态支持慕尤丁领导的国盟政府,并在同年创立了全民党,担任创始主席。 2022年第15届全国大选,孙伟瑄再次中选如楼区国会议员,并带领全民党支持由安华领导的团结政府。 从孙伟瑄的政治历程,我们确实见证到了无论是竞选州议员还是国会议员,也无论他以什么样的旗帜上阵,他总能顺利当选,其背后的潜台词不正是“人民选的是我不是党”吗? 我们常听说东马是盛产政治青蛙的地方,这仅是发源且盛行于西马的贬义说法。 至少,在东马像苏海利和孙伟瑄这样的例子,从以前到现在都比比皆是。然而,能让他们有如此底气来穿梭各党之间,绝对是那具有独到投票智慧的东马选民所赋予的。 说白了,东马人比西马人更加了解自己的需要,而不是政党的需要。 作为回报,东马的国州议员也总能真的做到“民之所欲,常在我心”,否则东马选民不是傻子,不会随意将选票绑定在任何一位议员的身上。 再说一个东西马议员底气大不同的例子。 旅游部部长张庆信是砂拉越民都鲁区国会议员和东都区州议员,他前阵子在国会被国盟议员指责他身为部长却在公开场合喝醉,张庆信当下也大力回呛“我不是穆斯林,喝酒有什么错?我什么都能做,就只是不能娶4个老婆。” 张庆信的这一番回呛,立刻如给全马华人打了鸡血那样的振奋人心,毕竟这句话咽在很多马来西亚华人的胸口上很久了,实在辛苦。 反观西马,两个都号称自己是代表全马华人的政党,从党魁高层、部长到国州议员,找不到一个能够与张庆信同在的人。 投稿须知: ■来稿可电邮([email protected])至本报新山办事处; ■来稿可用笔名发表,但必须附上真实中英文姓名、身份证号码、通讯地址与电话、电邮网址,以及银行帐号(汇稿费用); ■投稿内容不可涉及包括宗教、种族等敏感课题; ■字数限800字; ■编辑对来稿内容,有修整的权力; ■本须知若有未尽善处,本报有权随时增删之。
4月前
4月前
5月前
5月前
5月前
5月前
5月前
5月前
6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