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26/06/2021
蒋盈:我们是过命的交情
作者: 中国驻古晋总领馆 蒋盈领事

多年以后,面对古晋街头盛开的风铃花,我会想起4年前的冬天,我飞越南中国海抵达马来西亚常驻的那个下午。

2016年底的一个深夜,我搭乘北京飞往吉隆坡的航班,转机前往古晋赴任。出发那天,正好是我的生日。伴随着飞机的轰鸣,我仿佛穿越了四季和时光的流转,从冬天到夏天、从黑夜到清晨,神思恍惚中,天色微亮时已远离家乡、抵达了另一个国度。飞机降落古晋时,我透过舷窗看到了茂密葱郁的雨林和蜿蜒的河流。一出舱门,热带的阳光和水汽扑面而来,紧接着雷声滚滚、乌云密布,豆大的雨点砸起了青草和泥土的芬芳。

下雨了。猫城古晋,用一场温暖的大雨迎接了我。

这样带着热带和青草气息的大雨,在我4年半的常驻生活中经常出现。

这样的雨,今后还会在我的梦里穿梭。

我在美丽的犀鸟之乡砂拉越已工作生活了4年半,离别之际,很多难忘的回忆涌上心头。

我出席的第一场正式活动,是砂拉越前首席部长阿迪南的葬礼。我们素未谋面,很遗憾通过这样的方式认识他。清真寺里,我身着黑色正装,和大家一起哀悼。我身边的马来女子神情哀戚、小声哭泣着,念诵着经文。我记得当天一家报纸的头条是“你走了,我们哭了”。这是我第一次参加穆斯林的葬礼。我没有感觉到任何关于种族、肤色的隔阂,我只感觉到这座城市在哭泣。我和砂拉越的连接和感应仿佛从那时开始建立,我能感受到她的脉搏、她的气息。

她的烟火味,在早晨的咖啡店里,在忙碌的菜市场里,在年中和年底街头的榴莲飘香里。“哥罗面放红放白?”,“小碗叻沙,三色奶茶加冰”,在当地点餐的“江湖暗语”,我已经使用的很熟练了。

她的人情味,在春节、开斋节、达雅节的门户开放里,在街头巷尾的寒暄问候里,是市中心的大白猫穿上各种民族服饰,是马来婚礼上的舞狮表演,是友族同胞用流利的中文演唱《茉莉花》歌曲。

她的古早味,是阳春台的戏剧、亚答街的游神,是二十四节令鼓雄浑激昂的节奏,是城市各个角落的摊位上,鸡饭、粿条、光饼、擂茶,一道道中华传统美食蒸腾起的热气。

她的韵律,是风吹过椰树和海滩,是沙贝的弹奏伴随着鼓点流淌而出,是幕天席地的雨水敲打着车窗,是万家灯火在夕阳西下时亮起,是雨季时节,每天下午4点如约而至的一场大雨。

我在婆罗洲雨林里看到了世界上最大的花,我在阳台上看到了最美的晚霞。在这里,我看到了天堂景色,也触到了人间烟火。这里有秀美的风光、交融辉映的多元文化,和热情友善的人民,对我来说,人情味、古早味、乡土味和烟火味的奇妙交融,是砂拉越独一无二的味道。

最难忘的,是和砂拉越越朋友之间的深厚情谊。

中马的友谊源远流长,我们是守望相助、风雨同舟的好朋友。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百年华诞,也是中马建交47周年,我们的发展历程息息相关、密不可分。我会永远记得,李亚留、许海星等南侨机工英雄们奋不顾身地支援中华民族的抗日战争,用鲜血和生命诠释了海外华人与中国人民休戚与共、血浓于水的同胞情谊。我会永远记得,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砂拉越的各界朋友们热心支持中国抗疫,为武汉加油打气。我会永远记得,砂拉越疫情暴发、口罩紧缺的时候,程广中总领事率领我们筹集了一批又一批的抗疫物资,向一线抗疫人员和有需要的群体捐赠。

这4年半时间里,随我在古晋居住的家人也曾经历过凶险的病痛劫难,幸好有沈桂贤部长和多位仁心医者的专业救治,为我和家人抚平了伤痛、驱散了阴霾。砂拉越承载了那么多我的喜怒哀乐,和那么多难以忘怀的记忆。

对我而言,我们是过命的交情了。

临别之际、思绪万千。时光飞逝、纸短情长,有太多感激的话语、复杂的情绪,无法用文字一一形容。很遗憾,疫情期间没法和大家见面道别,就用这篇文字告别我挂念的猫城和犀鸟之乡,告别美丽的马来西亚。

愿疫情早日消散,愿我们的友谊长存!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